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育儿 > 新生儿 >
病危新生儿堵在高速路90分钟生死大营救(图) 社会
发表时间:2011-03-11 20:42  【字号:   】   推荐给好友
  
  
  守在危重新生儿病区外,杨科忧心忡忡
  
  
  
  孩子的奶奶王淑君在病房外焦急等待
  
  医生徒步1公里送氧,成渝高速临时封闭13公里,警车逆行,患儿被平安送达华西二医院
  
  昨日下午,在川大华西二医院5楼的新生儿病区,杨科和母亲王淑君守在走廊上。
  
  “都还没来得及给儿子取名字呢。”1天之前,25岁的杨科经历了悲喜两重天:他的妻子在资中县发轮镇卫生院生下一个男婴,他升级当了爸爸;但他刚出生的儿子却必须随时吸氧,而且需要马上送到成都的医院抢救。
  
  救子心切的杨科赶紧包了辆车,在医院拿了两袋氧气,和母亲一起抱着孩子,急匆匆地赶往成都。
  
  但让杨科没想到的是,他们在成渝高速路上遭遇了严重堵车,1个多小时才走了3公里。
  
  眼看氧气袋里的氧气即将耗尽,杨科心急如焚……
  
  中午12点过
  
  刚出生就病危医生建议立即转院
  
  前天中午12点过,资中县发轮镇卫生院里,随着一个男婴呱呱坠地,杨科升级当了爸爸。他在成都一个建筑工地打工,2008年结婚,全家人都盼着这个新生命的到来。
  
  但杨科仅仅高兴了几分钟。产房护士把孩子抱出来,杨科看到儿子的第一眼,就被吓了一跳,“全身就像是茄子一样,紫得发黑,嘴唇翘得都快挨着鼻子了。”
  
  卫生院的医生说,孩子很可能有唇腭裂,也就是常说的“兔唇”,缺氧严重,必须马上送到有条件的医院治疗。插上氧气后,杨科抱着儿子,和母亲王淑君急忙往资阳市人民医院赶。
  
  到了资阳医院,孩子被确诊为唇腭裂,如果不吸氧,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。医生建议杨科马上把孩子送到成都的儿童专科医院,“医生说,只要保持输氧,暂时没事。”杨科忙从医院拿了两袋氧气,出门包了辆面包车往成都赶。
  
  下午1:10
  
  带着两袋氧气父亲包车飞奔成都
  
  下午1点10分,面包车从资阳出发,沿成渝高速往成都飞驰。
  
  1袋氧气正常情况下能用1个多小时。杨科心想,两袋氧气足以让儿子坚持到成都了,但他没想到会堵车。
  
  面包车刚过了石桥,就遭遇了堵车,杨科开始并没在意。面包车就这样走走停停。
  
  下午3:15
  
  1小时才走3公里携带氧气消耗殆尽
  
  下午2点20分左右,第一袋氧气用完了。杨科开始有点着急,他把头探出窗外向前张望,排行在前方的车龙一眼望不到头。更恼火的是,差不多20分钟时间里,面包车一步都没能挪动。
  
  从下午2点20分到3点半,1个多小时,面包车只向前走了大约3公里。最后1袋氧气只剩下一小半,如果不吸氧,儿子就有生命危险,但车困在路上进退不得,杨科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也无可奈何。
  
  有些绝望的杨科拨打了110报警,110指挥中心建议他马上向高速交警求救。
  
  下午3:34
  
  高速路施工堵车交警准备两套方案
  
  前天下午3点过,陈亮刚完成巡逻回到大队。由于龙泉山隧道一带近期施工,这一路段堵车严重,陈亮所在的成渝高速交警一大队一中队民警,每天都要忙着疏导交通。
  
  下午3点34分,杨科拨通了成渝高速交警一大队的报警电话。
  
  接到杨科打来的报警电话,陈亮马上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但路段上的堵车又不可能短时间内疏通。根据杨科对周边环境的描述,陈亮判断他离龙泉湖收费站还有3公里左右。
  
  “你们不要着急,到龙泉湖站出站,我在那里等你们。”挂了电话,陈亮和同事连忙上了警车。
  
  “我们准备了两套救援方案,如果高速公路能疏通,我们就开道送他们去成都。如果不行,就带他们走老成渝路。”一路上,陈亮一边联系龙泉驿区人民医院和龙泉驿区的交警,请求支援和协助,一边和杨科保持通话,了解他们的情况。
  
  下午3点50分左右,陈亮抵达龙泉湖收费站。但是在排成长队的车流里,陈亮还没找到杨科的身影。
  
  下午4:00
  
  救护车堵在途中医生徒步1公里送氧
  
  下午3点40分,龙泉驿区人民医院接到了陈亮的求助电话。
  
  放下电话,当班医生艾清叫上一名护士,带上氧气等急救设备,登上了救护车。因为害怕堵车,救护车选择走老成渝路。
  
  不巧的是,就快到龙泉湖收费站时,他们也碰上了堵车,“我们一路上拉着警报,但前面的车根本让不开。”艾清决定,徒步走过去。
  
  接近下午4点,徒步了约1公里的艾清和陈亮在龙泉湖收费站会合。陈亮再次拨通杨科的电话。
  
  “还有1公里才到收费站。”
  
  “不能再等了,你马上抱孩子下车走过来,我们来接你。”陈亮说。
  
  下午4:15
  
  氧气刚用完医生交警正好赶到
  
  此时氧气袋里的氧气已所剩无几,杨科抱起儿子,开始沿着应急车道向收费站方向步行。与此同时,陈亮和艾清等人也从收费站出发,一路小跑着去接杨科。
  
  下午4点15分左右,杨科终于看见了一个身着制服的身影。
  
  “他们刚刚到,氧气袋里的氧气就用完了。”杨科说。
  
  下午4:20
  
  高速临时封闭13公里警车逆行送病儿
  
  虽然顺利接到孩子,但仅仅输氧还不够,“必须尽快送到医院。”艾清说。
  
  陈亮从大队指挥中心得到消息:从龙泉湖收费站往成都方向,还有8公里的堵车路段。而从龙泉驿区交警那边也传来坏消息:老成渝路同样堵车严重,艾清乘坐的救护车还堵在路上。
  
  陈亮向大队领导请示,“领导回复说,救人要紧,立刻采取临时交通管制。”4点20分,陈亮联系成渝高速公路管护和执法大队,将成都往重庆方向,从龙泉山隧道到龙泉湖收费站的13公里路段临时封闭。
  
  “我还是生平第一次坐警车。”杨科和母亲抱着儿子坐在后排,陈亮开着警车,沿着已封闭的路段一路逆行,避过了堵车路段,然后直奔成都的川大华西二医院。
  
  下午5点,杨科抱着儿子终于平安到达医院。从他报警到抵达川大华西二医院,整整过去了90分钟。
  
  医生说晚一步就没救 孩子取名“杨警”
  
  “除了感谢,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,是他们救了我儿子的命。”昨日下午,在川大华西二医院5楼的新生儿病区,杨科和母亲王淑君守在走廊上。从孩子出世起,杨科已一天一夜没有睡觉,也没有吃东西。
  
  “医生说,如果晚送来一步就没救了。”杨科说,儿子在危重新生儿病区,一直输着氧,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。兔唇一般都带着一些先天性的疾病和缺陷,杨科心里始终不放心。
  
  下午3点,医院允许1名亲属到病区探望新生儿,杨科小心翼翼地走进病区。他的母亲王淑君眼睛里噙着泪水,“多亏了那个警察,孩子捡回条命,现在就看能不能再迈过这道坎了。”
  
  王淑君说,孩子出世后还没来得及取名字,如果将来能康复,就取名叫杨警,“让他知道他是警察救回来的。”(记者 付真卿 摄影 刘陈平)
  
  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513626)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京)字第91017号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(新出网证(京)字10026号)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(国新网许可证编号91112008001)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广社)字第15350号)  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(京ICP备710014938号)  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(文网文【2009】18263号) 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(京ICP证05039250号) 
高新技术企业证书(GR20091100361079) 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(B2-2005038251)  
Copyright © 2006 - 2011 时尚女性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6号阳光国际A座31层
网络110报警服务北京网络行业协会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